? 第232章 无法无念-青玄道主 亚博体育app下载苹果版,亚博国际娱乐手机版 ,狗亚是哪个平台

青玄道主

第232章 无法无念

第232章 无法无念2017-11-10 10:41:0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直到如今,陈金蝉方才确信无疑,瓢里真的是装了很多水,唯一不明白的是,小小的瓢如何能装下如此海量的弱水,当他想到这个问题时,脑海中浮现出了答案——‘纳须弥于芥子’。

????并很快他领略了这句话的意思,意思是有一种手段,可以将比钟山还要大的须弥山装进芥子一样大小的容器里,他明白了意思,却没法理解这种手段究竟是如何用出来的。

????但不妨碍沈炼在他心中的地位升到如神明一般的位置。

????至于他如何能拿起水瓢,心中只能归结于另外一种神异了,这些东西,都是他想要探索的,甚至他天生就该去学习这些手段一样。

????虽千言万语,不足以让陈金蝉道出对沈炼的感谢,沈炼也阻止了他俗套的感谢,如非沈炼右手残缺,露出森森白骨,陈金蝉几乎以为他随时都会乘风飞去,消失在天地间。

????那种脱离天地又悠游其中的特质,当陈金蝉在沈炼面前时,他会愈发感到明显。

????他脑海中冒出另外一个词——‘飞仙’。

????陈金蝉道:“老师还需要我做什么?”

????沈炼微微笑道:“我说过帮你取了水,然后你就可以回去复命。”

????陈金蝉觉得这样走了,颇有些不对劲,可看沈炼也不像是要留下他的样子,况且就算他脱胎换骨,要想在明日午时之前赶到山神庙,怕也几乎不可能。

????每多耽误一会,准时抵达的希望就愈加渺茫。

????因此他还是决定告辞了,同时回去后哪怕是冒着山神的怒火,也要向山神爷问一问沈炼的来历。

????陈金蝉于是向沈炼告辞,随后四肢百骸充盈起热气,他突然发觉自己骨折的手不知何时已经复位了,随着热气充盈,连疼痛感都消减了很多。

????其实从前他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,因为每一次不小心受伤,睡过一觉后,那些伤势和疼痛都会消失,只是这一次他没有睡过一觉,而伤势在短短时间就恢复了,比过往要快上很多。

????这只能归结于他体内热气的缘故,或者说真气。他发现自己体内那些真气,即使不主动催发,也会无时无刻不在经脉窍穴中游走,同时吸纳血肉中的精气,以他可以觉察的速度壮大。

????他没有修行过,不明白这种惊世骇俗的真气累积,足以让世间九成九的修士恨不得一头撞死。毕竟每一个人的经脉承受力是有限度,每一天修行的时光也是有限度的,更何况打坐练气,首先就得摒除杂念,方能不走火入魔。

????而陈金蝉直接没有这些顾虑,真气自发壮大,绝不消耗心神。甚至他自己的呼吸,自然就改变成了沈炼睡觉时的呼吸,心中却没有刻意去运行。

????沈炼更清楚此种境地,有一种准确的描述,叫做‘无法无念’。当初老狐仙看出他自己的肉~身和神魂不契合,说他需要‘无法无念’的境界,才能消除弊端,后来沈炼进入青玄,得到掌教张若虚指点,在幽河忍受了十五年的苦楚,方才迈入这境界,解决了自己的困境,也为他后来成道,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????可是曾经沈炼费尽努力才能做到的事,陈金蝉一夜就做到了,且没有丝毫勉强,非常自然。

????如果沈炼的嫉妒心稍稍重一些,此刻已经有心火外放。毕竟向来只有他在修行上远超别人,别人能在修行上的天分超过他,还是头一遭。

????沈炼很明白,自己的修行速度冠绝古今,其实是有多种因素的,绝非是因为自己的天资,所以是真有些赞叹陈金蝉如天工造物一样的完美道体。

????世间生灵向往的长生,于他而言,只需要时间和修行的法门,就可以轻易得到,期间绝不会有什么难以跨越的阻碍。

????陈金蝉鼓荡真气,身轻如燕,往山上而去,才离开十数丈距离,沈炼就当空出现在他面前,他一头撞去,还未及身,就被一层无形柔软的力道托住身体。

????沈炼道:“忘了一件事,这个石牌你拿着,然后朝着山神庙一直走,无论谁叫你,都不要回应,更不要停,直到看到了山神庙为止。”

????石牌上面还有清新的草木和泥土气息,显然是新鲜出炉,陈金蝉心里略有些哭笑不得,又不敢大意,收下了石牌。

????他拿着石牌,也拿着水瓢,往山神庙方向去,钟山有许多险峻的山路,更多的地方没有路,只有飞鸟能够渡过。奇怪的是,石牌有一股特殊的力量,让陈金蝉一步踏出,就能越过很长一段的距离,或者说明明很长的距离,直接被缩减到一步之中。

????周遭的景物不断倒退,他越走越是悠然自得,直到月上中天,群星璀璨,偶有狼啸的深夜,他看到了有一名绝美的女子,从月光中走出来。

????陈金蝉除了巫尊和陈村的女子外,并没有见过人世间其他的女子,可是他明白一点,人世间其他女子,要比这女子还美的,怕是很少。

????她的美源于一种特质,如天上的一只孤雁,在月光中风姿清绝。

????女子背上负着一把剑,陈金蝉看不清全貌,只看到有五彩光晕流淌,像极了白日里沈炼施法时的五彩,只是其中一股锋锐之气,迫住他的心神,令他呼吸都好似停滞。

????他依旧在走着,兴许是因为石牌中奇异力量带来的惯性。

????“陈金蝉。”幽冷如雪谷空兰的女声直接钻入他耳朵,他一度就要回应了,可是想到沈炼的话,他忍住了。

????他尽力不去看女子,强自抑制住自己的心潮波动,往前方走去。

????这一走,就从深夜走到了晨曦,耳边一直萦绕的女子喊他名字的声音,或清幽,或孤冷,或高绝,每一声,都让他本当平静的心湖,泛起涟漪。

????他几度没忍住答应一声,后来还是忍住了。直到他看见了山神庙,方才一个踉跄,到了山崖上,几乎跪倒在地。

????女子在他见到山神庙时,便离开了。

????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