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24章 含德之厚,比于赤子-青玄道主 亚博体育app下载苹果版,亚博国际娱乐手机版 ,狗亚是哪个平台

青玄道主

第24章 含德之厚,比于赤子

第24章 含德之厚,比于赤子2017-11-10 10:48:4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荷官额头上也冒出了汗,他虽然不是整个赌坊最出色的荷官,可是凭他的技术,决不至于摇出的骰子误差会这么大。

????他涩声道:“你怎么做到的。”

????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,亦是他信心受到挫败的真实写照。

????白小鱼哭丧着脸道:“我真的没有出千。”

????赌坊有赌坊的规矩,找不到白小鱼出千的证据,他们自然不能在赌坊里真的把白小鱼大卸八块,尽管荷官真的想这样做。可要是今天让白小鱼带着那些钱出了门,对于白老大而言,或许是不值得关注的小事,但对于管理赌坊的荷官来说,就是他的失职,甚至今天的事传出去,更会让他颜面扫地。

????要知道盯着他位置的人不在少数,可能因为今天的事,就让他明天丢了饭碗。

????荷官用袖口擦了擦汗,道:“白小鱼,看在大家都是乡亲的份上,你老实交代你怎么出的千,我保证不伤害你。”

????白小鱼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。”他要是知道如何出千,还至于混成今天这样子,同时深深后悔,要是赢点小钱早点走,现在都吃上老板娘做的饭菜了。

????…………

????顾微微看着外面被雨水洗过的夜空,好奇道:“你给白小鱼说酉时之前必须回来,可他现在没回来,到底会发生什么?”

????沈炼道:“师姐还记得我给他那两枚青蚨铜钱么?”

????顾微微道:“记得。”

????沈炼道:“那钱被我炼制出来,便有了灵性,他在赌场一旦呆久了,两枚青蚨铜钱就会吸纳赌坊的财气,因此想输都输不掉了。”

????顾微微一点就透,说道:“那小子已经被赌坊的人留住?”

????沈炼道:“是的,这也是智慧不足的体现,白小鱼做事依旧受本能驱使,难以克制自己的欲望,没法审时度势;而有的人在这方面,就优胜许多,你看刚才那个梅念声,明明很想算计我为自己谋取好处,却能权衡利弊,在我面前克制机心,终归没让我生出厌憎情绪。”

????顾微微道:“你也会讨厌人么。”

????“为什么不能。”沈炼反问道。

????顾微微嫣然一笑道:“看你平时的样子,我还以为你不把别人放在眼中,自然也说不上讨厌和喜欢。”

????沈炼淡淡笑道:“师姐,我可是一直把你放在眼中的。”

????顾微微啐声道:“我说的不是这意思。”

????沈炼轻轻颔首,悠然道:“我知道你怎么想的,很多人都以为修行者清心寡欲,所以没什么情感,其实并非如此,只是高明的修行人不会被欲望左右,能够拨开欲望的迷雾,见到事物更真实的一面。故而对于喜欢的事物,高明的修者不会去刻意掩饰,对于讨厌的事物,亦不会视而不见。”

????顾微微道:“那不就跟小孩子一样。”

????沈炼道:“师姐说的对,故而太上所着的道德经里多用赤子婴儿来比喻玄妙的大道,要不今晚我先给师姐讲解道德经,然后再去修行。”

????顾微微没想到沈炼能扯这么多,可她最讨厌听那些枯燥的经书。她摇着沈炼手臂,柔柔地道:“你给我讲故事,我不想听什么经文。”

????沈炼明明想严厉一点,可是瞧着师姐的水眸,便狠不下心肠了。他心道,若你修行不成,大不了我就去找不死神药,炼九转金丹,定要让你长生不老,不再入轮回。

????他心里有了这个念头,强迫顾微微刻苦修行的心思就淡下来。

????顾微微很是敏感,从沈炼的目光中,感受到他的柔情,遇上沈炼,大概是她一生最大的幸运。

????…………

????世上本就是不公平的,顾微微不想刻苦修行,亦能有沈炼庇护她,甚至比许多努力修行的人更有机会长生。

????更多的人只能在尘世中奔波打滚,劳形伤神。

????白老大是青州府黑道的龙头老大,但不见得有多快活。因为白天赶尸人钟铁衣来找过他,只一个钟铁衣他还不会恐惧,可加上金马堂又不同了。

????白玉为堂金作马,就是金马堂名字的由来,亦说明金马堂的富贵权势,更何况金马堂的背后是当今魏王。

????钟铁衣要他做一件事,如果东海盟的梅念声来找他帮忙,绝不能答应他。

????可是梅念声执掌东海盟多年,什么风浪没见过,他来见白老大,根本没提任何事,只是在他的赌坊里玩牌。

????以梅念声的地位,自然不可能在大厅里玩,真正有身份地位的人,赌坊自然会提供特别的场所。在这种场所玩的人都是豪富,每一个人的影响力都不小。

????只是现在赌桌上,只剩下了白老大,别的豪客都没上桌了。因为梅念声一直在赢,他们就算家财万贯,在这种赌局上也不能一直输,否则迟早倾家荡产。

????他们玩的是牌九,用的是洁白的象牙雕刻的牌。旧的一局结束,新的一局开始。梅念声探手洗牌,那些象牙牌不断碰撞,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,若飞泉击打崖壁,又或琳琅玉响。

????梅先生神情泰然,不见喜怒,倏然间响声嘎然截止,一副牌就给他洗的整齐妥当。

????旁边的人都是见惯声乐之辈,此时都不禁有些怅然若失,想要梅念声继续洗一会牌。

????白老大却神情郑重,他开赌坊多年,赌术自然精湛,尤其擅长听牌,可是梅念声的手法,根本让他听不出来任何一张牌。

????他微微叹口气,道:“梅先生我先去更衣,你等我一下。”

????梅先生道:“请便。”

????白老大出了房间,自然不是真的去如厕,而是对跟上来的一个心腹道:“把赌坊里赌术精湛的人都找来,还有那个白河跑哪去了,我不是早让人去叫他了。”

????心腹道:“赌坊里有人出千,白执事正揭那人的底。”

????白老大冷声道:“真是不分轻重,今天不能让梅念声继续赢下去了,不管他在干什么,让他立刻来,否则就永远别来了。”

????心腹道:“是。”

????白老大吩咐完后,就真的去了厕所更衣,毕竟现在能拖一会是一会。

????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